攻坚过剩产能“化解战”
更新时间:2014-11-10 15:26:43  浏览次数:944
如果由政府界定何者为落后产能,哪些企业属于落后产能,反而无法真正淘汰掉落后和过剩的产能,风头一过又会死灰复燃。即便有中央政府的三令五申,淘汰过剩产能的工作依然进展缓慢,且效果不彰。
  今年以来,在经济下滑的大背景下,各地的工业本身就不景气,一些早期被定位为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行业也在饱受产能过剩的折磨,尤其是传统的钢铁、电解铝、船舶等行业苦不堪言。
  至于一些前期由地方政府投资冲动促成产能过剩的行业,政府则通过各种政策试图推动内需。典型的是光伏、风电等新能源产业,国家不断出台政策以化解行业顽疾,引导其走健康发展之路。
  “产业转型升级是渐进的过程,不可能短期内完成。加上各地对经济发展的诉求不同,地方政府也是过剩产能的庇护所。”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冯飞对记者说。
  周期性淘汰政策效果不彰
  今年10月,国务院制定了《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》(下称《指导意见》),提出要化解钢铁、水泥、电解铝、平板玻璃、船舶等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矛盾。
  相比2003年第一波调控时仅三个行业被点名的情况,此次点名了五个行业,说明此前淘汰过剩产能的效果并不理想。
  一名西部省份官员对记者称,中央化解过剩产能的政策周期性出炉,产能过剩却有愈演愈烈之势。这既有政策不到位的原因,也有地方政府利益的影响。他举例说,西部省份发展滞后,需要引进大的工业项目发展经济、解决就业,所以相关的规定执行得并不严格。
  工信部产业政策司副司长苗长兴则认为,化解产能过剩仅靠淘汰远远不够,还要把牌打在调结构上。要更加注重运用发展的办法化解过剩产能,既要防止无序扩张,又要考虑地方发展经济、产业升级的需要,在区域内实现整个布局调整和升级,建立产能等量或减量置换制度,调动地方积极性。
  地方政府是过剩推手
  事实上,过剩产能的产生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地方政府的“功劳”。
  对此,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深有体会,光伏行业去年也被列入过剩产能,而在孟宪淦看来,光伏行业短期内过剩与地方政府的支持分不开。
  据他称,光伏企业作为新兴产业落地后,短期内成为各地招商引资的对象,地方政府给土地、给政策支持、给电价优惠,光伏园区遍地开花。煤炭资源丰富的山西和内蒙古等地,在煤价高涨的年份还给光伏企业配套煤矿。
  这造成短期内光伏产能遍地开花,光伏电池产量超过全球需求。国外对光伏补贴政策削减后,企业境遇一落千丈,企业纷纷停产,高峰时国内80%的硅厂停产。
  但是政府肩负了发展经济的重任,在更多场合下还是会推动产业发展,罔顾可能过剩的前景。上述西部地区政府官员就认为,当地还在引进钢铁、水泥等已列入过剩产能的企业,因为当地在能源价格、环境约束等方面还有空间,当然也能转移东部产能。
  他还说,如果由政府界定何者为落后产能,哪些企业属于落后产能,反而无法真正淘汰掉落后和过剩的产能,风头一过又会死灰复燃。